内地娱乐

当前位置:猛虎报80期 > 内地娱乐 > 我们都不能活成程蝶衣的模样

我们都不能活成程蝶衣的模样

来源:http://www.ghsd-curricuLum.com 作者:猛虎报80期 时间:2019-08-22 06:59

看完《霸王别姬》,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好久没有遇到这么一部让我感叹万千的国产电影了。 一个好演员,应该人戏不分;而一个人戏不分的人生,未免也太难过了。 特别心疼程蝶衣,在我看来,他的人生始终充满着坎坷和辛酸。但或许在他看来,能和师哥在一起的日子就是美好的,所有的苦涩都可忽略不计。有人说:“每个年代都有每个年代的牺牲品。”我不懂为什么历史偏偏选择了程蝶衣。他的一生都充满不被理解的愁苦,但或许他出生时伴随的那个多出来的小指头就预示着他的一生注定不平坦,多动荡。他是爱艺术的,没有人比他更爱唱戏。他“不疯魔,不成活”,虽少阳刚之气但有傲骨,他有自己的坚持。最后他自刎,像个真正的虞姬,结束了人生这一场戏。 段小楼这个人,我也可怜他。他这个人虽随性而行,但也有自己的骨气。不愿给袁四爷卖命,不愿给日本人唱戏。但后来,家庭的牵绊,旧时代的折磨,使得他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再也不是霸王,而是落魄的女人丈夫。 程蝶衣对段小楼的感情,太苍凉了,他用他的生命唱的那出戏,他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听不出来,他不懂,空留他一人在舞台上用情极深。这出戏好长啊,长到黑发变苍,热血变凉,他的那个人,也没有来。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梁若余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说这句话时,程蝶衣的眼神清晰的呈现在我的脑海里。缠绵,刻骨,执着,不舍,决绝……没见过,是不敢相信一个人的眼睛里可以同时出现那么多的情绪。

1993年,一出影坛,便在嘎纳电影节拿下“金棕榈”大奖,轰动一时。饰演程蝶衣的张国荣从此蜚声国际。

我知道这部电影是因为一张明信片。一位前辈在明信片里劝诫我说:“不要像程蝶衣那样,人戏不分。”明信片的背面是虞姬扮相的张国荣——不似倾国倾城貌,却是倾国倾城人。那一刻,我确实是动了心的,想着哪天一定要去看这部电影。

我终于看完了这部电影。从阳光最盛时,到日暮时分,时长三个小时。剧情跌宕起伏,纷扰波折,一向煽情的我心里生疼却怎么也哭不出来。

“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

“蝶衣,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唱戏得疯魔,不假,可要是活着也疯魔,在这人世上,在这凡人堆里,咱们可怎么活! ”

图片 2

我久久凝望天边的夕阳。恍然间,那些婉转低吟,那些迂回浅唱带着浓郁的悲伤纷至沓来,我迟到的眼泪在一瞬间崩溃。看着夕阳消逝,就像是看着美好一点一点从生命中淡出,难过像藤蔓在血液里肆意生长。

程蝶衣最后死在他钟爱一生的舞台上,带着他对他师哥段小楼长达半世的爱,在戏剧演到刘邦的千军万马来营时,像真正的虞姬一样死去,美的惊心动魄。

程蝶衣一生活得太纯粹,他是个戏痴,戏疯子。男身女像,成就了他,却也是他悲剧的源头。他和他师哥的一出名动京城。谁都想来看他的“虞姬”风韵,听他的绝世传唱。

舞台底下坐的人是谁?是达官贵人,是风尘女子,是日本鬼子,还是国民党,他统统不管。他只唱他的戏,在他的眼里,世人只分懂戏和不懂戏。

那是个战火纷飞,身不由己的年代。每个人命运的绳锁都不是攥在自己的手里。程蝶衣在本该在母亲的怀里撒娇的年纪,以”剁指”为代价沦落到戏班子。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群。这世上与他最亲的人弃他而去,他不得不日日挨骂,日日挨打,还有怎么也练不完的基本功,弯腰,劈叉,踢腿,翻跟斗。在他人生最卑微最弱小的时候,他的师哥段小楼出现了,如冰天雪地的一抹烈日。

寒冬腊月,段小楼为了他高举一盆水跪在大雪深处;他想逃,段小楼冒着会被师傅打死的威胁打开了厚重的大门;他被国民党羞辱,段小楼出来周旋,被打得头破血流,而在这场斗殴中,段小楼此生唯一的孩子成了牺牲品。这样的男人,你爱不爱?你人生最艰难,最无助的日子,是他给了你温暖的依靠,是他陪伴你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过,毫无怨言。所以,程蝶衣爱了,哪怕会被世人唾骂,爱的刻骨铭心,爱的缠绵悱恻。

只是因为段小楼儿时的一句戏言,程蝶衣在段小楼与菊仙办定亲礼时,出卖了自己换来了那把宝剑。

图片 3

段小楼被日本人抓走。程蝶衣不顾自身安危去给日本人唱戏救他,也成为日后被红卫兵批斗的理由。

对程蝶衣来说,段小楼是他想要在一起唱一辈子戏的人。程蝶衣怎么会背叛他呢?如果背叛了他,那就是背叛了自己一生的信仰!换做是你,你敢么?你舍得么?这一生寂寥悠长,你耗尽了一世去爱一个人,就算为了他付出所有你也不想放弃在他身边的机会。

图片 4

程蝶衣就是这样一个顽固执着的人。你可以说他死心眼儿,你可以说他钻牛角尖。可追根究底,他只是想演戏,做一个虞姬,常伴霸王左右。他入戏太深,已致疯魔之境。

要不怎么说,程蝶衣真正的人生是在舞台上,而在现实生活中他才是在演。

段小楼不懂,他是一个俗人,他有自己爱的女人——菊仙。可以说他不配当真正的霸王。因为霸王懂得虞姬的心思。而段小楼直到程蝶衣自刎在他面前才顿悟出,程蝶衣穷尽一生只想要和他在一起唱戏的执念。

“十万春花如梦里,记得丁歌甲舞,曾醉昆仑。”

他轻执酒杯的浅笑,他醉酒卧鱼的仰望。当真是不愧了“风华绝代”。

图片 5

人世上的许多东西没有解。我们没法儿说人生重来了,那么某件事就不会发生。我们常常会陷入两难之境,它不是数学题,找到方法就可以解开,更多的时候,我们连解开的机会都没有。

就像《霸王别姬》这部影片,它是个没有解的故事。程蝶衣的不幸是一开始注定的。我不能浅显的去概括它教会了我什么。它带给我的是最真实的难过,它让我念念不忘的是只有在那个年代才有的残酷和绝望,那是我们已经体会不到的。

漫漫人生路,我们可能在某个时期也会像程蝶衣一样,对某件事苦苦执着不放手。那会是我们人生的“山穷水尽”,等真的到了那一天,再回首,我们会更加明白蝶衣。

图片 6

如果喜欢我的文章,那就点个赞再走吧!

本文由猛虎报80期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们都不能活成程蝶衣的模样

关键词: 猛虎报80期

上一篇:映衬和对比,转贴一个无删节版本的介绍

下一篇:没有了